•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澳洲要闻

黄大伟教授:科学没有捷径

时间:2019/2/11 10:07:09   作者:   来源:澳洲之声报   阅读:4657   评论:0
内容摘要:2016年,澳大利亚沃尔特和伊丽莎·霍尔医学研究所(Walter and Eliza Hall Institute of Medical Research,简称WEHI医学研究所)的黄大伟(David Huang)教授联合领导的团队与美国两家制药公司合作,成功研发抗慢性淋巴细胞白...

2016年,澳大利亚沃尔特和伊丽莎·霍尔医学研究所(Walter and Eliza Hall Institute of Medical Research,简称WEHI医学研究所)的黄大伟(David Huang)教授联合领导的团队与美国两家制药公司合作,成功研发抗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新药维奈托克(Venetoclax)并通过了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这种新药为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地幔细胞淋巴瘤等患者带来了治愈的希望。黄大伟教授的团队也因此获得2016年澳大利亚尤里卡科学奖(Australian Museum Eureka Prize)。

始建于1915年的WEHI医学研究所是澳大利亚最古老也是最负盛名的医学研究机构。作为一个独立的慈善性组织, WEHI医学研究所致力于癌症、免疫系统疾病和传染病等全球性重大疑难疾病的研究。

【专访】澳大利亚百年医学研究中心抗白血病最新药物发明者黄大伟教授:科学没有捷径

1960年,研究所前所长伯内特爵士(Sir Frank Macfarlane Burnet)因其在免疫学方面的免疫耐受学说 (Immunological Tolerance Theory)获得了诺贝尔奖。80年代,血液学专家梅特卡夫(Don Metcalf)教授发现的免疫细胞集落刺激因子(Colony stimulating factors, CSFs)成为化疗患者增加其免疫细胞的标准治疗方法。同时他的研究也为白血病骨髓移植技术奠定了科学基础。

【专访】澳大利亚百年医学研究中心抗白血病最新药物发明者黄大伟教授:科学没有捷径

本月初,界面新闻采访了WEHI医学研究所的黄大伟教授,请他谈了谈研究所新成立的药物研发中心(Drug Discovery Centre)、医学研究伦理、研究所与中国的合作,以及他研发的抗癌药物。以下是访谈实录:

界面新闻:黄教授您好。今年1月,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给WEHI医学研究所拨款2500万澳元以支持研究所新成立的药物研发中心。请您简单介绍下这个药物研发中心成立的目的。

黄大伟:好的。研究所新成立的医学研发中心得到了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巨大支持。希望将我们的研究成果尽快转化到临床应用。不得不说,过去我们有很多的研究,在商业和临床方面都有巨大的潜力,但是应用转化需要大量资金支持。为了找到资金的注入,我们需要在每项研究的早期就找到商业合作伙伴,而这不总是那么容易。

所以,新的药物研发中心能让我们开展更多的应用型项目,将可能性变成现实。这将是我们研究成果转化的关键。

【专访】澳大利亚百年医学研究中心抗白血病最新药物发明者黄大伟教授:科学没有捷径

界面新闻:这个药物研发中心是主要针对癌症研究么?

黄大伟:是的。在新的药物研发中心有近50%的应用项目是关于研发癌症药物的。我们和维多利亚综合癌症治疗中心(Victorian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re)、彼得·麦卡伦癌症治疗中心(Peter MacCallum Cancer Centre)和墨尔本皇家医院(Royal Melbourne Hospital)有紧密的合作关系。

界面新闻:在1月底有媒体报道,以色列的一家制药公司宣称将在一年内找到完全治愈癌症的药物。作为世界知名的癌症研究专家,您如何看这样的报道?

黄大伟:我会对这种大胆的假设持怀疑态度。在一些情况下某种癌症的病人可以存活20年而不复发,这种情况对我们来说可以称之为痊愈。但癌症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疾病,我们当然希望尽一切可能让病人在没有癌症困扰的情况下延长寿命,并寻找比传统疗法毒性更小的治疗方案。但如果说在一年内可以治愈所有癌症的话,可能还是太过于乐观了。

【专访】澳大利亚百年医学研究中心抗白血病最新药物发明者黄大伟教授:科学没有捷径

界面新闻:在去年出现了一些对传统道德伦理构成挑战的医学事件。作为一名科学家,您是如何平衡想获得重大科学发现本身的压力与坚守伦理底线之间的关系的?

黄大伟:我觉得这个问题真的太好了。对于科学家来说总有成功的压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好事,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有患癌症的家人。高质量的科学研究需要新的想法和创新,但同时我们也要实事求是。例如,我们研发的抗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新药是基于1988和1989年研究的基础上的。这说明基础医学研究需要政府、支持者和公众极大的耐心。

我觉得科学家和体育运动员有相似之处。有一些运动员天赋异禀,但那些站上世界巅峰的运动员不仅要有天赋,更要经过长年艰苦的训练。很遗憾,科学没有捷径。

界面新闻:所以您是否同意科学研究的真实、可靠和符合伦理标准是政府和整个社会继续支持科学研究的价值基础?

黄大伟:绝对是这样。我们永远需要坚持做正确的事并且保证研究符合道德标准。科技的强大已经可以让我们改变基因,这种科技有无限的可能性。但就像其他科技一样,我们必须要学会如何在可控的情况下使用这种科技为人类带来福祉。不然的话这种科技可能是危险的。

鲁莽且挑战道德底线的研究还有一个影响,就是它会波及整个科学界,这是我们不想看到的,因为我们需要和不同国家的科学家通力合作。

界面新闻:公众的信任对全世界的科学界都是至关重要的。

黄大伟:我绝对同意这句话。我们之所以进行科学研究,是因为我们认为自己可以让事情变得更好。至少对我来说,之所以坚持科学实验是因为我认为在癌症研究方面,如果我可以做的更好,那么我就可以找到更好的治疗癌症的方法。而这一切都需要资金、都需要公众社会的支持和信任。

【专访】澳大利亚百年医学研究中心抗白血病最新药物发明者黄大伟教授:科学没有捷径

界面新闻:能否和我们谈谈WEHI医学研究所与中国的合作项目,以及国际合作这件事对于世界顶级科学家和科学本身来说意味着什么?

黄大伟:目前我们和中国多所知名大学有着很好的研究项目合作,包括清华大学、南京大学、浙江大学、复旦大学等等。我们目前总共有20余名来自中国的研究人员在这里交流。

科学本身的发现,以及将科学发现转化成实际应用的新医疗手段,以此增进整个社会的福利,这是全球面临的挑战,不是澳大利亚独有的问题。我们身处亚洲地区,因此我们需要彼此帮助来更加有效地解决医学难题。我们十分清楚,我们的研究不仅对澳大利亚的癌症患者非常重要,对全世界尤其包括中国的癌症患者都很重要。

界面新闻:请您介绍下自己的研究,以及您在与中国合作项目上扮演的角色吧。

黄大伟:黄大伟:很有幸我参与了抗血液癌症药物的研究。目前这种药物已经证明对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地幔细胞淋巴瘤等有很好的疗效。我们的研究是基于WEHI医学研究所1988年的一项发现基础上的。在人体内为维持内环境稳定,我们的基因会让细胞自主有序的死亡,这个过程在医学上叫做细胞凋亡(apoptosis)。

而在之前的研究中我的同事发现,癌细胞最大的一种异常就是它不会“自杀”。因此我们就想: 能不能“诱骗”癌细胞死亡? 经过研究我们发现这类癌细胞中有一种叫做Bcl-2的蛋白质因子,它能让这类癌细胞一直存活。为此我们和旧金山市、芝加哥市的两大制药公司合作,研制了专门针对Bcl-2靶点的药物。通过抑制Bcl-2的活性部位, 诱发了癌细胞的最终死亡。

【专访】澳大利亚百年医学研究中心抗白血病最新药物发明者黄大伟教授:科学没有捷径

鉴于我与很多国家的科学家和机构合作的经验,WEHI医学研究所赋予了与中国科研人员联系的机会。我们这里很多科学家都和中国科学家认识,甚至曾在一起共事。WEHI医学研究所希望与中国科学家建立更紧密的关系,一起解决全球共同的医学问题。

尤其在未来,年轻人将在我们和中国之间建立起新的桥梁。中国的科技发展十分惊人,医学研究发展也很迅速。我们可以在基础研究转化方面提供非常多的经验。

界面新闻:总体来说,您如何展望中国医学界与WEHI医学研究所的合作?

黄大伟:我非常乐观。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共同的目标,合作将是充满乐趣的。


相关评论

澳洲之声报版权所有 |  标签 |  网站地图 |  悉尼新闻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竞价推广


沪ICP备08007532号-1